主页 > hg0088如何开户 > 微博上的粉丝规模达到500万

微博上的粉丝规模达到500万

来源:hg0088 发表时间:2018-06-20 10:47
  消费者通过旅游APP购买机票时,经常被隐藏在订票信息下的预选保险框“套路”。昨天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的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对类似情形作出了回应。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增加以下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
  微博与艾瑞咨询联合发布了《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简称“报告”)。其中显示,过去一年,网红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红人数量及粉丝规模不断提升,在微博平台上,网红粉丝规模接近6亿。
  同时,网红涉及领域日渐增多,内容形式的多样化,也带来了更强的变现能力。过去一年,网红电商、广告、直播打赏、付费服务以及演艺代言培训等变现手段,都取得了可观的增长。
  尤其是广告收入增长迅猛,成为继电商之后网络红人重要的收入来源。微博官方数据显示,过去一年中,微博上粉丝量超过100万以上的网红超过2万人,覆盖25个领域,与广告主签约的网络红人占比从23.1%增至57.53%。
  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个网红想要建立公众影响力,最重要的因素是公众的参与和传播,以及跨界的传播互动。“一般来说,粉丝规模超过1千万的网红,已经趋于艺人化的经营和发展,有非常强的商业IP价值;500万粉丝以上初步实现了大众化人群的覆盖,包括开始产生一些公众影响力;在100万到500万之间我们认为可以在垂直领域产生影响。”
  他预计,随着内容平台的多元化发展,网络红人多平台运营将会成为趋势。
  多平台运营
  过去一年里,网红经济的基础继续扩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中国网红粉丝总数达5.88亿人,同比增长25%;粉丝中,53.9%的年龄集中在25岁以下。
  这种变化也与微博用户结构的年轻化紧密相关。目前,微博上61%的用户集中在这一年龄段。地域分布方面,31.1%的网红粉丝来自四线及以下城市;在一到三线城市,网红粉丝的分布较均匀,占比都在20%左右。
  粉丝规模的增长推动了网红数量快速提升。到2018年5月,粉丝规模在10万人以上的网络红人数量较去年增长51%;粉丝规模超100万的头部网红增长达到了23%。同时,网红群体结构和综合实力均不断优化。
  这也使网红覆盖的领域更加多样化。虽然时尚和泛娱乐行业依旧占据主导位置,但知识科普、美食、健身、母婴等新兴领域的网红也不断涌现。
  网红的内容也更加多样化和专业化,涵盖图文、短视频、直播、问答、知识付费等形式。在微博平台上,视频已经成为头部网红的主要内容形式之一。
  以费启鸣为例,这名从抖音上红起来的网红,已累积近千万粉丝,在微博上的粉丝规模达到500万。为了多平台运营,他每天在微博和抖音上发布的内容都进行了区分,微博上可以看到有图片、文字、视频,抖音上则主要是视频。
  在专业化运营支撑下,网络红人多平台运营也成为普遍现象。截至2018年6月,60%以上的网络红人同时在6个以上网络平台运营账号,运营平台在2个以下的网络红人不到10%。以游戏主播Miss为例,她在B站、优酷、虎牙、微博等多个平台都有账号,微博粉丝达941万,是其粉丝最多的平台。
  Miss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游戏电竞都是在不断转型中,也会面对不同平台的变化。“不管是直播,还是微博,或者是淘宝电商,都给了我们很多的变现渠道,里面是有红利存在。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平台,让粉丝更多了解了我们,甚至是有了固定的人设后,才能有商业价值。”
  变现模式拓展
  虽然众多网络平台都可以孵化网红,但受用户规模、内容结构、内容形式等诸多因素影响,网络红人要实现从平台影响力到公众影响力的飞跃,仍需要通过更具公共属性的社交媒体平台来实现。
  继微博之后,抖音也开始探索网红变现渠道,加入更多商业化广告。但这一方式还在初期探索中。微博在生态体系的布局植根更深,截至2018年5月,与微博合作的MCN机构数量达到1917家,较去年增长269%,合作覆盖领域达53个。在平台和MCN机构推动下,微博上粉丝百万以上的红人超过2万人,头部红人粉丝在过去一年平均增幅超过30%。
  曹增辉透露,电商依然是网红变现最成熟的渠道。在广告变现方面,网红和明星也越来越融合,网红粉丝规模以及商业价值会越来越接近。同时,未来还会帮助网红个人IP用节目化的方式生产内容。
  此前,微博已经建立网红电商平台,帮助电商红人与电商机构快速实现资源对接。微博也在尝试帮助网红进行流量变现。今年4月,微博开始内测创作者广告共享计划,将多媒体内容场景及互动场景产生的广告收入,补贴给内容创作者。
  一些新晋网红还在享受社交平台带来的红利。Mona张绮贤在2017年2月才开店,第一次上新,店铺前10分钟销售额便突破15万,全天销售额超过35万,粉丝迅速从4万上涨到8万。仅一年多,她的微博粉丝突破百万,店铺销售额超过一亿元。
  “现在的互联网销售,已经不再是公司之间的竞争,而是供应链与供应链的角逐。这一年多的创业经历下来,背后其实是强大的供应链在支撑。内容型网红成为网红经济的第一主力军,高质量的内容和及时的互动显得特别重要。”张绮贤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网红产业已经逐渐形成自己的生态,素人想要走红也越来越难。洋葱视频CEO聂阳德认为,现在的网红IP已经形成金字塔结构,对于机构来说,首先要孵化的是头部IP、现象级IP。IP的商业化总利润,基本是商业报价×利润率×生命周期。“任何IP都是有生命周期的,不管是IP授权售卖、艺人经纪行为、线上线下联动还有电商变现,都是拓展盈利模式的渠道。”
  也有分析人士预计,尽管电商目前还是网红变现的核心,未来也有机会向广告代言、内容定制等领域发展。近年来,网购领域的搭售现象饱受消费者诟病。去年媒体曾集中披露某网站的“搭售大法”,消费者在该网站预订机票、火车票,经常会被莫名其妙加入一些服务项目,随之产生不菲的费用,即便消费者知情,也要费时费力才能找到修改和退订的地方。当时有媒体测试了15家知名销售平台,发现共有8家存在搭售现象。
  很多搭售行为本来就让消费者反感,甚至有些搭售行为已经猖獗到“强买强卖”和捆绑销售的程度,即如果消费者不购买搭售商品,就不能购买主商品,或者不能以优惠价购买主商品。因而,互联网市场环境下,有必要彻底杜绝默认搭售行为,让消费者真正享受到知情权和选择权。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消费者在选购商品或服务时享有自主选择权、真情知悉权和公平交易权。但很多网络平台将搭售产品设置为默认购买,未明确提醒和告知就将这些商品附加给消费者。如果消费者在下单时不仔细观察,就会为此买单。特别是,即便消费者已经吃过亏,事前有所防范,也要大费周折才能找到修改或取消选项。
  这种打擦边球行为无疑是给消费者挖了一个“坑”,让其额外承担不必要的支出。按照常识和交易习惯,人们购买的是不含任何附加商品的纯机票等商品,网络平台不应默认添加“保险”、“优惠券”等附加产品,让消费者主动选择“取消”选项方能仅购买机票等产品。因为很多人并未注意到类似陷阱,还有些人急于抢购特惠机票,来不及取消这些“默认勾选”的商品,只得为根本不需要的产品额外买单。
  《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均禁止搭售行为。民航局运输司于2017年8月9日发布的《关于规范互联网机票销售行为的通知》也明文规定:“在销售机票时不得以默认选项的方式‘搭售’机票以外的服务产品,应当通过清晰显著、明白无误的形式将贵宾休息室、保险等除机票以外的附加服务设置为旅客自主选择项,以有效避免旅客误选的情形发生”。
  而电子商务法草案中“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的条文如果得以通过,无疑是从法律上对默认搭售一票否决。这等于明确告诫商家,若其真要促销产品,提高盈利,则应尽到明确告知和提醒义务,并遵循需要者勾选“购买”选项,不需要者直接购买商品的市场法则。而非偷偷摸摸地搞小动作,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消费者口袋中“掏钱”。
  当然,要让不得默认搭售落到实处,还应有配套罚则予以保障。如赋予消费者退货权——当人们购买默认搭售产品后,可以无条件单独就搭售商品退货而只留下主产品,这样就让商家默认搭售的计谋落空。还应同时祭出罚款、停业整顿、吊销证照等处罚措施,让违规商家得不偿失,从而形成倒逼作用,让电商企业光明正大地挣钱,让不默认搭售成为不可碰触的红线,避免消费者总是“被购买”不必要的搭售商品。
推荐新闻